尊懷文教基金會
top選目 拷貝
尊懷消息 關於尊懷 人文生態導覽 線上分享 志工招募 尊懷義賣 幫助尊懷 留言尊懷 友好連結 回首頁

無資料!!

尊懷消息left
疏濬問題若不徹底和透明化,旗山治水將不會成功,將造成更多、更強烈危害旗山居民的問題發生。

 

日 期:

2009/11/25

報導人:

尊懷秘書處

.......................................................................................................................................................

 

第二次對第七河川局88水災三大工程不當事宜發表訴求

請大家主持公道-

疏濬問題若不徹底和透明化,旗山治水將不會成功,將造成更多、更強烈危害旗山居民的問題發生。

壹、團體代表人:
尊懷文教基金會 會長 王中義 電話076611451 高雄縣旗山鎮大德里大同街3號

貳、訴 求:

一、主張要求『召開旗山地區治水會議』,來探討如何疏濬,讓淹水問題透明化,才能解決諸項衍生的問題。

二、反對第七河川局『局部疏濬』方式,未做完全疏濬,卻用旗山卵石護岸增高,來補疏濬不足的部份,分明將會破壞卵石護岸古蹟。

三、反對第七河川局於卵石護岸實施水泥灌漿作法,質疑將破壞卵石護岸古蹟原有結構與功能,會造成更大的災害。

四、主張卵石護岸古蹟全部用乾砌法維修,不再進入水泥材料和構件,避免釀成更大災害。

五、反對大德里大排第五號的水閘門工程,會造成水庫效應,又鼓勵補助民宅增設擋水門150公分,不但無法於大水時發揮功能,將增加淹水的危害程度。

六、主張旗山治水,政府可以提供抽水機(站),而非提供水閘門。

七、要求第七河川局要加入考量今年88水災2800公釐雨量,重新提出防洪治水計劃,而非用提高至200年洪患標準,來掩飾治水問題,增加問題的複雜度和嚴重性。

八、用「堵」方式治水,不但造成人民無謂犧牲、浪費公款,且教壞百姓,成為最不良的教育示範,必會撼動國本,請政府務必痛定思痛勇於改變。

叁、說 明:

第七河川局人員於98年11月17日早上午10點至旗山生態文化館(大同街3號)說明,本會由會長王中義老師主持,會中讓第七河川局人員不斷的提出解釋和改變工程的作法,但諸多疑點,目前參與的第七河川局人員尚無法解釋或能提出較能適宜的工程作法,經由內部會議決議,再向社會大眾提出第二次意見說明,茲說明如下:

一、疏濬問題:

1、疏濬不足,無法達到疏濬的成效。

因為疏濬若沒有將整條旗山溪做考量,一切工程將成為空中樓閣的作法,絕對無法像第七河川局所說『疏160萬立方土起來,便能裝160萬立方水』的說法,而是旗山溪是台灣最長、土量淤積最多的淡水河,而且山野小溪水泥化、森林管理、水土保持、開發因素、濫墾濫伐等造成淹水的問題又不考量處理,大雨來時崩塌土方、土石、漂流木、推積物、雜物、、等就會流來流去,必會填滿疏濬的地方,到時候,現在所付出的努力都會功虧一簣,疏濬的功能便會像是作假的一樣。

2、疏濬應加深和加廣,便可以解決問題,不要牽拖要把卵石護岸增高,若增高大水來時,水漫下來更強,危險程度加大,將淹的更廣。

第七河川局說,旗山溪在未疏濬之前,已達100年洪患標準,根本無需疏濬。現在要增加到200年洪患標準,所以要疏浚160萬立方,並加高長大約3、400公尺卵石護岸潰堤處下游高度1.2公尺,來達到200年洪患標準。為了要達到200年洪患標準,所有的工程強度都要改,都要加高,可是又不能保證有效不淹水,加高後,若做水災一定比現在更嚴重和危險。原先說旗山溪不必疏濬,100年洪患標準沒問題,今又要以新標準來計算,所以要疏濬,但疏濬又不做徹底疏濬,再把卵石護岸增高也算進去,其實增高的部份就是疏濬加深和加廣便可以達成了,何須再動到卵石護岸的頭上?而且在新旗尾橋和旗山、旗尾橋間西邊至中間高灘地及景觀橋後東邊至中間一大片的高灘地皆未疏濬。

3、要求第七河川局要加入考量今年88水災2800公釐雨量,重新提出防洪治水計劃,而非用提高至200年洪患標準,來掩飾治水問題,增加問題的複雜度和嚴重性。

第七河川局200年洪患的標準點算法,是從民國1年算到97年,卻未將今年2800公釐雨量加入,實在是無法接受。如此算法其立基已偏差,所算出來的結果拿來當標準,就無法反應真實的現實面。而且為什麼洪患的標準要由100年改為200年讓人疑惑,改為200年後,所有的防洪措施的強度和高度度都要加強和增高,但又不能保證不會淹大水,甚至大水來時,將會更嚴重。而政府也在民宅,鼓勵做擋水門,加高150公分,大水來時,民宅內也會有水庫效應積水發生,溪水退後,民宅內水亦流不出去,到時便呼天天不應了!要怎麼辦呢?所以第七河川局應該要重新加入今年88水災2800公釐雨量,重新計算,提出防洪治水計劃,而非用提高至200年洪患標準,來掩飾治水問題,而且又要全面加強結構強度和高度,根本就是無法達成的難度。

4、反對用築堤防束水方式解決水災問題,這是害人又害己最惡劣的政策。

自古皆然,農業地區是最好的洪氾和滯洪區,農民遵照天理而行,毫無怨言。而旗山溪的上游,自古便是旗山市區最好的洪氾和滯洪區,圓潭地名的由來,便知道這個道理;而旗山溪的下游,自古也是最好的洪氾和滯洪區,旗尾的瀨頭和溪洲地名的由來,也告訴大家,旗山溪整治的道理所在。今政府不思道理在哪裡,也不做徹底疏濬,卻一再做錯誤示範,甚至討好情緒災民,用堵的方式-再加長、加高護岸,一路用束水的方式讓水流過旗山,教壞人民,無視溪州下游的大樹、大寮、、居民,將情何以堪?用此方式治水政策將會讓河水變得更兇和更狠,不但對農業有害,而且一但成災時,身家財產損失將更難以估計,所以這個政策,是一個害人又害己,最惡劣的政策了。

二、卵石護岸工程的問題:

依第七河川局對卵石護岸實施的修正工程,質疑將會造成未來卵石護岸產生諸多問題,不但破壞而且將釀成更大災害。

1、卵石護岸古蹟柔軟身段能力將喪失:

第七河川局對卵石護岸實施水泥灌漿,其目的是要使大水來時,不讓溪水從石縫中溢流出來,現不知溢水問題到底有無嚴重到需要做灌水泥漿工作,本來卵石護岸結構,便是會讓溪水進入然後再出之擁有最佳的柔軟身段,來降低水的衝力而保住護岸的強度,也讓砂土在內之數量進出達至平衡。今第七河川局之作法,會不會讓卵石護岸之柔軟身段能力喪失,實應要謹慎考量,不能貿然施工。

2、卵石護岸古蹟將成為外強中乾的產物:

第七河川局對卵石護岸工程,雖不打鋼板但卻要在整條卵石護岸頂面,沿著護岸,每33公分拿起大卵石,鑽入2in(約5.1公分)直徑、深4-5公尺之圓柱,將砂圓柱內的砂石掏空,並施予5公斤力壓入泥漿向外射出1公尺遠,變成樹狀的「水泥實心」,柔軟功夫必會喪失,屆時又將附近的砂石黏住,其強度又高於砂石!將使護岸兩面無法互通,而行散熱與呼吸,而護岸內部又實像一「卵石與砂石、水泥連接起來的混泥土」,這又成為一內部的「RC結構」,只是包在裡面看不到而已,這分明就是水泥護岸!這會不會是一個沒有水泥護岸的強度又失去卵石護岸柔軟身段的怪物,成為外強中乾的產物!未來破壞將沿著不夠強的黏接處(原縫隙處)整面裂開,造成大面積之潰堤不無可能。

3、卵石護岸古蹟將形成更大的災害危及旗山居民安全:

第七河川局委託的設計公司說,此一作法為一『柔性壩心』的施工方式。又說,柔性壩心一般用在於水庫之水壩工程,水壩壓力那麼大了都可用,所以用在此次卵石護岸結構堭N沒有問題。又說,他可以扣住卵石,不會讓它被水拉下來。我們聽得霧煞煞,還是要質疑,因為,水庫的水是靜止的,而溪水是流動的,又有高低差和異物如漂流木、石塊、鐵器、土石流等等相撞。所以,在失去柔軟性與水互動的能力時,便無法消除水的衝力,變成硬碰硬地與水互幹的下場,會不會反而增加危險和脆弱度,成為整面牆(卵石與砂石、水泥連接起來的混泥土)裂開而滾落,造成更大面積的潰提,那未來卵石護岸與旗山居民安全將形成一更大的災害。

三、大德里大排第五號的水閘門工程

第七河川局大力促成的大德里大排第五號的水閘門工程,將會製造更多、難以克服的問題,怕會產成更嚴重的水庫效應。

1、初期,當大水來時,內部水量無法流出,形成水庫效應。

初期,當大水來時,大排第五號的水閘門有發揮功能,不讓外水倒灌進入,但也發揮功能,讓內部的水量亦無法流出,形成水庫效應,製造出另一問題。內部水量依規劃以抽水機抽出,但內部水量容許量多大?要抽出多少水量?需多少抽水機?抽水機除了放於水閘門上外,其它放置的地方在哪裡?要投入多少人力管理,管理的單位和機制與流程在哪裡?有無配套?鎮公所有無能力完成?無人出來告知和擔保。

2、中期,當大水來時,其他地方的外水進入旗山市區,加大水庫的效應。

中期,大水來時,水位尚未漫過護岸,由護岸保護住,但其他地方的外水,將會進入旗山市區(位置高於市區的地方,無護岸保護,溪水因而從此流入市區),大排第五號的水閘門也無法發揮什麼功能,也只能讓市區內的水不能流出,此時又再加入從其他地方的外水進入旗山市區,於是加大水庫的效應,製造出來的問題將更大。而市區內部能抽出多少水量?需多少抽水機?抽水機其它放置的地方在哪裡?鎮公所有無能力完成?來得及調派抽水機支援?抽水機會不會因而被淹沒等問題如何解決?沒人知道,像埋下一顆不定時炸彈,危險度無人知曉!

3、末期,當大水來時,外水漫過護岸,水庫效應更加惡化,整個旗山市區將陪進去淹水。

末期,大水來時,外水漫過護岸,漫過抽水站,抽水機完全發揮不了功用,而且淹沒了,此時水庫效應持續惡化,旗山市區淹水必由較低的東區往較高的西區移動,造成更大面積的淹水,今年88水災只淹沒1/3旗山市區,未來是不是要淹1/2旗山市區,甚至整個旗山市區賠進去淹水,實無不可能發生,所以,用水閘門治水只在初期小水時有效,但小水時並不嚴重,根本不需要水閘門,若依需要程度,抽水機(站)還比較有用。水閘門設下後,又要將卵石護岸下段修護設計增高1.2公尺,其漫下來的水量和力量是現在的好幾倍,將會更慘,旗山居民知道否?若像88水災一樣,怕旗山居民連逃生都來不及,災情一定會更慘痛。

4、旗山溪水退了,旗山市區照樣還在淹水,無法立即解除水患,外面水退了,裝擋水門的住家,也還在淹水,要教誰來拯救啊!

第七河川局若真的設第五號的水閘門在大德里大排出水口處,但旗山溪水退後,必會淤積泥土或原木於水閘門前面,此時水閘門無法自動開啟,風災期間,沒有人敢下去清理雜物、砂泥和石頭,所以旗山市區的水將無法排出,旗山市區還是一個大水庫,屆時旗山居民,將叫苦連天,悔不當初。而且若像政府完全補助每一戶房子,150公分的家用擋水門,一定也會更嚴重,像是作繭自縛一樣,穩死的,若外面水退了,家裡淹的水還在淹,家用擋水門要教誰從外來打開?!鎮公所有此能力嗎?

5、旗山要治水,依需要來比,政府應給的是「抽水機(站)」,而不是「水閘門」。

第七河川局人員說,若沒有設第五號的水閘門,大水來時水倒灌,會造成旗山市區淹水。我們質疑,但設水閘門也會淹水啊!是內部雨量無法排出的淹水,像18份地區到處是水門,這一次88水災還是淹得一大糊塗。所以是不是我們只要抽水機就好,而不需要水閘門,因為設水閘門還是會淹水,那我們設它幹什麼?要來製造水庫效應嗎!所以旗山淹水時,目前極需要的是抽水機的數量,要抽多少水,置於何處、或如何看管和如何機動,訓練有數發揮效率的組織而已,而不是會產生水庫效應、製造問題、增加危險的水閘門工程,如此配再多的抽水機,也毫無用武之地。

肆、用「堵」方式治水,不但造成人民無謂犧牲、浪費公款,且教壞百姓,成為最不良的教育示範,必會撼動國本,請政府務必痛定思痛勇於改變。

第七河川局專業人員的口中說出,『不設第五號的水閘門,大水來時,水會倒灌,設了就不會了。』;『用200年洪氾標準,所以旗山溪要疏濬,一次沒有辦法疏太多,所以要加高旗山護岸。』讓我們恍然大悟!若原來水利專家還是用『堵』的方式來治水,以先不要讓水進來為考量前提,增強結構,發揮創意,拿各種方法來試驗,就是不讓水進入,但不去討論水為什麼會那麼多?造成到處堵,當然水集中起來,水就會多又強的道理他們不知道,以致於,最後水就會往最弱的地方轟然出去,堵的越強轟出去的力量就越大,而且若這一次沒有被沖到,下一次比誰都有機會,等你脆弱時,那傷害就更慘烈,不是嗎?
而且把原來台灣省治洪標準100年上調為200年,乍看之下以為會比較牢固而安心,其實是用200年的份量來安人的心罷了。因為疏濬-疏得不夠深和廣,才想到提升像台北一樣200年治洪標準,但不要忘了,台灣省地廣且複雜、又沒有經費,如何能維護和重新架設200年治洪標準的結構、高度和強度,這應該是比疏濬的問題還要棘手才對,若照其說,旗山的橋樑和護岸將無一符合標準,若大水來時怎麼辦?!
所以整個旗山淹水的問題就是疏濬的問題,旗山要治水,不能只做局部疏濬;不能用疏濬不夠,以水閘門設立代替之;不能用疏濬不足,又以加高護岸高度來解決之;不能用護岸不強時則打入鋼板補強之;不能用護岸不打入鋼板時則挖深圓柱,用水泥漿灌入固化補強之。諸多的不能,來自於第政府沒有極力將各部會拉出來解解決河川整治的問題所造成,致使七河川局只能用工程堵水方式,一再『造車』,會不會再生問題,大家睜著眼睛來看清楚。
過去河床疏濬的深度和廣度能容納水量,還有上下游農業地區的滯洪池和洪氾區的自然形成配合,善待水流,才能降低水流的衝力和水量,對地上、地下水得調配和農業的水土改善皆能獲益,所以原來的卵石護岸都沒有這些問題,彼此相安無事。今疏濬為什麼不討論出問題的癥結而來解決,且讓第七河川局一直再做一些枝枝節節的工程,造成盤根錯結的問題,糾葛難解。如此不但將會造成公帑的浪費和人民無謂犧牲,也會殭化與破壞人民之思考和情誼,成為教育的最壞示範。
所以,政府真不願意解決而讓此問題繼續滋生嗎?希望政府能接受此項意見,一起深思,來解決旗山治水問題,則為國家社會之大幸也。




 
相關連結:
 

 
尊懷文教基金會
地址:84247高雄市旗山區大同街3號    07-6611451,07-6662538   網頁管理員:w610126@gmail.com     
 
建議瀏覽器版本:IE 6.0以上,或Firefox1.0以上版本;建議瀏覽解析度1024*768 dpi. 尊懷文教基金會版權所有